《双双》双人舞展:镜头下的舞蹈协奏曲

《双双》双人舞展:镜头下的舞蹈协奏曲

跳舞所需的默契,二人之间进退拉扯,像极了爱情?在名为恋人的化学作用下,眼神交错间,会产生出怎样的双人舞?

《双双》双人舞展是城市当代舞蹈团(CCDC)成立四十周年时的舞蹈节目,邀请了不同年代因舞团而认识至相爱的夫妻档参演双人舞,然而受疫情影响,现场演出改为数码形式网上播放,内容由三对夫妻档舞者,增添了瑞典夫妻档张蓝匀及罗凡、本地情侣黎家宝及曾景辉,节目将于9月至10月上映,疫情下的恋人,镜头下的跃动,他们会谱出怎样的故事?舞动人生网http://www.wudongrensheng.top

黎家宝及曾景辉(摄:Conrado Dy-Liacco)

黎家宝及曾景辉(摄:Conrado Dy-Liacco)

二人的关系犹如呼吸

生命由呼吸开始,婴儿离开母亲的护荫后的首要任务非呼吸莫属。随着渐渐适应世界,懂得呼吸之法,一呼一吸开始变得平缓,从而慢慢停止哭喊。自此,呼吸成为最习以为常、最自然的事。

瑞典夫妻档张蓝匀及罗凡的舞蹈作品以「呼吸」为构思的起点,思考二人由舞团相知相爱至今的十年间的相处之道。张蓝匀说:「我们觉得能够维持这么长的一段关系里面,呼吸这件事情,很重要,他需要他的呼吸,他的空间,其实呼吸,就是空间吧,我也需要我的空间,如果我们没有给彼此的空间,我们会有怎样的感觉。」

最理想的「呼吸」应是平均及平稳地吸气、呼气,察觉其存在,理解其重要,再珍而重之地活着。罗‌凡‌于2003年‌成为CCDC全职舞者,‌2012年加入瑞典哥德堡歌剧院舞蹈团至今;张蓝匀2009年加入舞团,认识罗‌凡随后结为夫妇,与他同行,并于瑞典读书,现育有一个两岁零七个月的小孩。

‌对‌他‌们‌而‌言‌,‌这‌次‌的‌难‌度‌在‌于‌「挤‌时‌间」。‌一个上班,一个上课,大家也要照顾小孩,哪有时间讨论、排舞及进行拍摄?张蓝匀说:「我们的时间真的很宝贵,所以我们必须很快做一个决定,觉得这样是OK,大家说服对方后便去拍摄,并没有吵架,然后冷战的过程,也许是工作,都是很理性的。」

罗凡道:「因为我们很清楚我们想表达的东西。但在这个idea未成型之前,我们是讨论了几次,又推翻好几次,一旦找到方向,很多画面就出来了。」虽然他们以呼吸比喻两个人的关系,但呼吸、空间这个东西,不管是跟朋友,同事;个人与工作、社会环境等。每人都需要喘息的时候。

张蓝匀及罗凡(摄:Terry Lin)

张蓝匀及罗凡(摄:Terry Lin)

重新发现对方

多年来,他们已有多次大大小小的合作及创作,以双人舞而论,这次是第三次合作。但对他们来说,这次也有新的体会。张蓝匀说:「相处久了,有时会忘记对方工作的样子,因为你平常只会看着他对着小孩的样子,在家里的样子,所以突然看到对方工作的状态。然后在跳双人舞时,重新感受那熟悉的力度,你会感觉很奇妙。」

罗凡说:「你可以说是有新的认识,又或者是拉回来的一个记忆── 我们以前跳舞就是这个样子。但有几次她在拍摄时,我站在外面,看着镜头,我很难想像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的人,怎么可以保持这么好,不光是身材,是在镜头里面的状态。她很活跃于现场,感觉是释放的样子,像是终于没有小孩在旁了,可以一个人自由自在跳舞的感觉。」

不过,他们说这次最不同的是,拍摄时是表演者,其他的时间永远都是观众,永远看着那镜头中的自己,感觉自己就是观众一部份,颇有趣的。

瑞典的自然气息

「我们太习惯每天要呼吸,太自然了。直至有一天在水中,或者你闭气,没办法呼吸的时候,你才会知道或想到要呼吸。」罗凡道。所以他们有一场演出是以水来表达呼吸的不同阶段及状态。

他们说瑞典最多的就是湖及树林,而他们很爱自然与运动,小朋友都会跑到湖边,然后跳进湖里,而且在十几度的环境下也没问题。罗凡为呈现那种呼吸的状态,与摄影师于早上5点,找一个人少,湖面平如镜的湖,当雾气与光线交织时背向湖面倒进去。

「我们在瑞典生活了一段颇长的时间,这里的人只要有时间就会去树林,他们一直讲究人与自然的呼吸,原生态的一种呼吸。」瑞典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文化观念,成为他们创作的灵感之一。不过二人关系还是作品的轴心,他们相处十年之作,将会呈现怎样的「呼吸」?

张蓝匀及罗凡

张蓝匀及罗凡

本地姜之作

黎家宝于2015年加入CCDC,当时曾景辉已是团内的全职舞者两年之久,两者并没有太多交集。直至演出作品〈客厅〉时,二人需要跳一段双人舞才开始认识对方,其后渐渐发展为恋人关系。虽然曾景辉现以离开舞团,但这次的舞作再次把他们连在一起。

他俩的双人舞由CCDC驻团艺术家庞智筠编舞,她以《她说/他说》之〈客厅〉(2016)及《不期而遇》之〈固步自疯〉(2019)的两段选段作为是次创作的基础,再以一个新形式带给观众。他们笑说:「今次的双人舞其实是来自两只舞的两段选段,而恰巧这两个选段都是我和她跳的双人舞。〈固步自疯〉时我们已经在一起,现在我们再次演出这两个作品,都几得意。」

但他们还记得二人合作〈客厅〉时的感觉吗?二人的答案不尽相同,黎家宝说当时「要打醒十二分精神,十分专注于每一个动作、转位、空间,因为我好怕受伤,对我来讲,最初合作时安全感不大,他又比较瘦弱,我又不是娇小而轻盈的,所以有点担心。」

但曾景辉却笑说,那时他觉得与对方跳双人舞是颇舒服,已经很信任对方,一切都可以顺其自然。黎家宝听毕后即道,「因为我好专注,所以你才可以信任我,但其实你不知道我在做这件事,有这样的想法,其实当时是包含很多功夫。」多年前相反的感受,如今好像有了答案。

黎家宝及曾景辉(摄:Francis Wong)

黎家宝及曾景辉(摄:Francis Wong)

剧场与舞蹈影像

疫情之下,他们的舞台不再局限于剧场,而是游走各地,如「屋企」、阳台等取景。虽说舞蹈影像容许重拍至满意的效果,却仍有可挑战的地方。黎家宝说:「对我来说,舞台演出是『嗰啖气,系一气呵成』。但这次你要不停去看回镜头里面的自己,才发现你用舞台上表演的那种模式,有时在镜头内的角度原来是不行,然后你会思考视线要往哪里看,手要伸展到哪里,甚至有些动作不需放大也可在镜头内做到某个效果,所以我觉得拍摄相比于舞台的即时性,压力没那么大。」

舞蹈影像不只提供另一种欣赏舞蹈的视觉,还影响舞者的观感,带来新体验。

曾景辉表示,这次在不同的空间演出,不像剧场是一个抽空的状态,环境会影响他身体的质感,「我很期待这些经验,当我们每一次每一次累积,如果在2021年带回剧场时,观众究竟会看到什么?我又可以带给观众什么?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